暴食患者

国漫:大护法、赛尔号、京剧猫。
美漫:漫威mcu系列、TF(mtmte/ll/tfp)。
日漫:Overload、我的英雄学院、一拳超人、灵能百分百。
长期在线赛尔号圈、TF圈、Overload圈。
北极圈长居者,文图双修,欢迎勾搭。
年更者,但偶尔会兴奋缩成日更,但可能性基本和我填坑一样所以别抱有幻想。
欢迎约稿,长期在线。

理发师杰克。


我是魔系哦 不佛的(笑

{ 2018-11-03 /21 /3 }

lof能不能加个年龄限制,比如说未满18岁不准上之类的……虽然说也有大龄儿童但真的每次在别的cptag底下看见ky另外cp的真的很emmm……

{ 2018-09-24 /1 }
 

《Lamp Holder》

Ⅷ.
  达克被贾斯汀狠狠撞在墙上的时候是没有反应过来的,年轻的少年揪住他的衣领冲着他怒吼,而此时外面的喊杀声和惨叫声震耳欲聋,少年揪住他的衣领冲着他大吼:

  “黑特·达克!你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打开偏门!”

  在不久的刚才,在四万西哥特人和不知数目的原罗马军队围城的情况下,小狄奥多西紧急下达了锁城的命令,雇佣军在此刻如同无头苍蝇,大部分人已经偷偷逃进了平民区,想办法将自己装成毫无威胁的普通人,而平时“庶民”、“贱民”挂在嘴边的大贵族们则慌张至极,在拼命搬运自己住宅里值钱的东西,声嘶力竭的想要离开这座被封死的城市。

  而黑特·...

{ 2018-09-16 /7 /8 }
 

《Lamp Holder》

Ⅶ.
  一个对于大多数而言饥寒交迫的冬季就这样将要度过去了,卡朋家年轻的少爷站在窗边端着一杯热茶,眯着眼睛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空。

  “小少爷,行李都准备好了吗?”背后传来一句带着笑意的问话。

  “老大,不要这样打趣我。”迪恩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里面多了些无奈的笑意。

  “好的,好的。”NEO举起一只手,脸上的笑容没有褪去,“达克有段时间没来找你了吧?”

  “是的。”迪恩安静地点头,走到茶几旁边将茶杯放下。

  “他前段时间来找了我。”NEO双手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眯起眼睛,“大概一个月左右吧,开门见山的问我是不是成为了你...

{ 2018-09-15 /4 }
 

呕。

亲没救了:

各位过来看一下这个快看官方出的活动。

一开始看到这个图我感觉到了窒息,这个字体和奈布角色图真的不是第五人格官方图???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大家都看看这个文案。

众所周知第五同人里杰园杰佣关系很僵,基本上撕起来就是个大的,您这文案是刻意引战来的??

杰园结婚那是杰园的事情,我们管不住;但是杰园结婚杰克又喜欢佣兵??敢情佣兵成了小三对吧???

对角色的过度ooc与诋辱无异,这一手又要黑杰克又要黑佣兵您可棒哦。

想讨杰园的欢心,又舍不得杰佣这么一个基数大的cp,两边舔屁股,不伦不类,这算什么??这就是你们的官方?八万粉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很大,请您估量...

“别走啊,既然来了,就留下好好喝杯茶吧。”

{ 2018-09-13 /4 /8 }

《Lamp Holder》


Ⅵ.
  不出肖恩的意料,今年又是一个灾年,底层人民几乎颗粒无收。灾荒再次席卷了这个并不富裕的国家。这一次流民的情况更加严重了,甚至有些地方爆发了小规模的反抗战争,但这样的声音很快被大地主和教会压了下去。

  “路上注意安全啊。”贾斯汀送爱丽丝和派特上了马车,他很担心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出发的车队会不会遭到劫掠。

  “别担心,雷蒙前辈跟着我们呢。”爱丽丝安慰他说,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银发男人,雷蒙冲着贾斯汀点点头:“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是啊,你自己要注意啊。”肖恩跑前跑后检查物资,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叮嘱贾斯汀:“对了你最近照顾着点罗杰的起居,...

{ 2018-09-12 /3 }
 

《Lamp Holder》

Ⅴ.

  贾斯汀很警惕,他自从听爱丽丝说过雷蒙有点怀疑达克在背后做些什么不正常的勾当后他就对自己这位大哥非常警惕。达克最近想跟他换夜班都拒绝了,使达克非常无奈。

  “你啊,到时候长不高可别到我面前哭。”达克无奈地指指他的脑门,说道。

  贾斯汀扮了个鬼脸:“才不会呢,我这么大还没值过夜班,会被同龄人笑话的。”

  “好吧。”达克有些无奈,“那我走了啊,你可别半夜睡着了。”

  “回去注意休息!”贾斯汀一如既往地笑着告别,仿佛那天他的跟踪没发生过似的。达克没走多远墙角就钻出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跟上去了。贾斯汀戴上头盔,将脸上的笑意敛了回去,他最...

{ 2018-09-11 /4 /5 }
 

《Lamp Holder》



Ⅳ.
  “呦,爱丽丝!你们终于回来啦!”贾斯汀踏进他们小时候讲课的老房子,惊讶地发现里面坐着自己的两位老友,“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怎么就不见你胖。”红着鼻子的派特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但还是从包裹里拎出一个袋子递给他,“诺,你之前说好吃的糕点,我给你多带了一些,里面还有橄榄油,别打了。”

  “谢谢啦。”贾斯汀欢天喜地地接过来放在桌子上拆开,拿出三块糕点给自己的两位老友塞过去两块,边吃边问,“这次看到了什么?”

  “我们往东方更深处走了走,越靠近坦丁堡的地方越富裕。不过也确实是这样。但就算是这样,东罗马的经济真的...

{ 2018-09-05 /2 /3 }
 

《Lamp Holder》


Ⅲ.
  “肖恩。”银色长发的男人男人走进元老院,将一沓莎草纸放在短发的男人胳膊边。

  “谢谢了,雷蒙。”银白色短发的男人忙的脚不沾地,一边计算数字一边核对账目,“今年恐怕又是个灾年啊。”

  “是的。去年因为饥荒流入首都的流民又增加了,冬季阴雨也没有持续多久,虽然这样减少了人民受寒冻死的数目,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雷蒙站在短发男人桌子旁边,遥遥的看窗外的阴云,金色的眼睛印着了无生气的都市,“情况怎么样。”

  “并不好。”肖恩摘下单边眼镜,用绸缎擦了擦,收进口袋里,叹了口气,“贵族们对首都越来越多的流民很不高兴,但是他们并不愿意为此降低税收,相反的还让...

{ 2018-09-02 /8 }
 
1 2 3 4 5 6

© 暴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